还没有完全结束

- 编辑:admin -

还没有完全结束

 在剑的表面,刻着一只古老的神兽的印记,像是一只雷雕兽。
 
    紫雷剑,十阶真武宝器,里面刻录有七十二道基础铭纹,还有三道中级铭纹。其中,七十二道基础铭纹全是“电”系铭纹。
 
    三道中级铭纹,分别是一道“电”系铭纹,一道“力”系铭纹,一道“火”系铭纹。
 
    这一柄紫雷剑,乃是张若尘刚才在第七城区的武市购买,花费了三十七万枚灵晶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暂时放在神剑圣地,估计一时半会也无法修复。
 
    若是第三轮考核真的是去墟界战场,张若尘当然需要一柄合适的强大战剑。
 
    就算是他已经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,一切事物皆可为剑。但是,手持真正的神剑,发挥出来的战力,肯定更加强大。
 
    十阶真武宝器,的确要比九阶真武宝器,昂贵很多。
 
    三十七万枚灵晶。
 
    对于一般的天极境武者来说,绝对是一笔庞大的财富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手持剑柄,并不运转真气,只是简简单单的轻轻一挥,顿时发出“噼噼啪啪”的闪电声音。
 
    一缕缕细密的电芒,从剑体上面涌出来,将张若尘的右臂完全包裹。
 
    “好剑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调动全身真气,涌入右手经脉,注入紫雷剑,顿时将紫雷剑中的七十二道基础“电”系铭纹,完全激活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天雷声和兽啸声,从剑体中爆发出来。
 
    只见一道紫色的电芒,从剑尖冲出,形成数十道酒杯粗细的闪电,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。整个院落,似乎完全被电光覆盖,根本看不见张若尘的人影。
 
 398.第398章 魔教圣女
 
    紫雷剑,是由紫纹钢锤炼而成,用雷雕兽的鲜血浇灌剑体,百炼成剑,威力无穷,算得上是一柄绝世宝剑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将七十二道基础“电”系铭纹激活之时,一个紫色的巨大影子,从剑体上面,浮现出来,展开双翼,犹如一只巨大的雷雕。
 
    突然,张若尘像是发现了什么,双目向不远处的阴影位置盯了一眼。
 
    于是,手臂一挥,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那一只雷电凝聚成的雷雕,犹如活过来了一般,向阴影的方向飞过去。
 
    那不是真正的雷雕,是由剑气和闪电凝聚成的影子,称为“剑气化形”。
 
    站在阴影中的端木星灵,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被张若尘发现,于是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左横移了一步。
 
    看似只横移一步,却跨越十丈的距离,留下一连串的残影,速度快得宛如鬼魅。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化为雷雕的剑气,并不消散,犹如拥有灵性,追在端木星灵的身后,继续攻击。
 
    在雷雕的腹部,飞出一柄紫色的战剑,刺向端木星灵的背心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危险力量,于是猛然停下脚步,身体向后翻转,越过了那一柄紫色战剑,一掌击向雷雕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手掌,变成血红色,打出一只巨大的腾蛇。那一条腾蛇长着四翼,张开一张血盆大口,将雷雕给吞入腹中。
 
    她施展的是“掌力化形”。
 
    以掌力催动真气,化为腾蛇形态,爆发出更强的威力。
 
    张若尘再次出剑,手臂一抖,形成七道剑气虚影,就如七柄剑同时刺向端木星灵。
 
    正是追魂十三剑的第一剑,亡魂七杀。
 
    此刻,张若尘施展出这一剑的威势,与在演武台上施展出来,完全不同。根本不是慢吞吞的样子,而是剑如疾风,快如闪电。
 
    同样一招亡魂七杀,张若尘施展出来与别人施展出来有天壤之别,威力直接提升了一个档次。
 
    “好厉害,原来他已经将追魂十三剑修炼到化境。”端木星灵的心中暗惊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悬在半空,没有落地,戴在她手臂上的一只白色手环,在真气的催动之下,快速旋转,逐渐撑大,从手腕,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那是一件十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兵,名叫禁龙环。
 
    传说,能够放大,也能缩小,若是铭纹全部激活,甚至能够锁住身躯庞大的蛟龙。
 
    禁龙环与紫雷剑碰撞了一下,发出一大片火花,一层真气波浪,向远处涌了出去。
 
    幸好武市驿馆里面布置有阵法,要不然,他们两人的战斗,非要将大半个驿馆拆掉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穿着黑色的夜行衣,头上戴着黑色连帽,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外面。
 
    挡住张若尘的那一剑之后,她就立即转身,向远处飞跃过去,想要离开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完全是受到张若尘白天说的那一句话的影响,情不自禁就想过来看一看他,并不是真的想要与张若尘战斗。
 
    所以,抓住机会,她便立即全力施展身法,准备离开。
 
    可是,张若尘的速度却更快,刹那之间,就追到她的身后,又是一剑刺了出去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再次打出禁龙环,哗的一声,禁龙环飞到张若尘的头顶,快速旋转起来,变得越来越大,从上而下,攻击了过去,想要将张若尘锁入环中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体疾速下坠,挥剑向上一指。
 
    剑尖,准确击中禁龙环,将禁龙环打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的衣袖一挥,带动一股真气,将禁龙环裹在真气里面,快速收回,重新戴在手腕上面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她的双脚,轻飘飘的落到不远处的一角飞檐上面。
 
    在月光的照耀下,端木星灵的身姿,显得格外曼妙,凹凸玲玲,每一条曲线都充满无穷的诱惑。
 
    “刺啦!”
 
    一声碎响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头顶的黑色连帽碎开,一头乌黑的长发,洒落了下来,露出莹白色的额头,两条又长又细的柳眉,还有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美丽的大眼睛。
 
    只不过,眼睛下面的脸,却依旧被黑色的面巾遮住,看不到她的真正容颜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略微一慌,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中了一剑?
 
    现在还只是斩裂了连帽,若是剑气再强几分,岂不是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斩断?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紫雷剑化为一道流光,飞了出去,准确的落入十丈之外的剑鞘之中。
 
    “端木师姐,深夜造访,应该是有事?”
 
    “你怎么认出是我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缓缓的拉下脸上的面巾,露出一张绝色的容颜,皮肤晶莹剔透,五官精致,看上去似乎只有十来岁的样子,却给人一种妩媚诱人的感觉。
 
    张若尘走到院中的一张石桌的旁边,衣袖一抚,一股气浪涌出,将两只石凳上面的灰尘吹散。
 
    他在其中一只石凳上面坐下,徐徐的道:“我们已经相处了差不多有三年,若是认不出你,才是怪事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鼻子轻轻的嗅了嗅,道:“空气中,似乎还有你的香味。你不会是故意想要被我认出来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从飞檐上面飞了下来,坐到了张若尘的对面,显得很有心事的样子,与平时那种随时都挂着笑容的模样完全不同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端木星灵打破沉寂,抬起一张俏脸,道:“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只是有一些猜测,还不能完全确定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见张若尘露出笑容,心中也轻松了不少,撅着嘴唇,道:“那你说说看,我想知道,你猜得正不正确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端木星灵的双眸,道:“你是拜月魔教的圣女,当初在通溟河出现的那些人,也不是端木家族的武者,而是魔教的教徒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脸上的笑容一僵,叹息了一声,眉头微微皱了皱,露出几分挣扎,最终还是道:“你猜得没错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为什么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你是在问我为什么会改头换面进入武市学宫?那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,你是如何猜到我的身份?”
 
    张若尘伸出三根手指,道:“三点。”
 
    “第一,你的天赋太高,甚至超越了圣者门阀的传人一大截,一个半圣家族,很难培养出你这样的天之骄女。若是我没猜错,在圣院考核的时候,你根本没有使用全力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露出两排雪白色牙齿,笑道:“你的天赋岂不更高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的心中,的确也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,只是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正是因为有那一个秘密,我才能有现在的成就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那你说第二点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魔教的圣女,曾经在天魔岭出现过一次。像她那样的大人物,怎么会出现在天魔岭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笑道:“帝一不也出现在天魔岭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帝一去天魔岭是为了龙舍利,而魔教圣女去天魔岭是为了什么?再说,帝一没有救过我,魔教圣女却救过我。我和魔教圣女又不熟悉,她为何要救我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有些丧气,道:“原来你早就已经知道。”
 
    在云武郡王的王城,张若尘遭受数位黑市高手的追杀,当时,就是端木星灵以魔教圣女的身份,帮他击退了黑市的高手。
 
    张若尘继续道:“还有第三点。在通溟河,夺取龙舍利的时候。端木家族在极短的时间之内,就集结了数百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武者。”
 
    “就连天魔岭的霸主云台宗府和太清宫都做不到的事,端木家族为何能够做到?在那个时候,我就已经在怀疑你。”
 
    “结合这三点,要猜出你的身份,并不是难事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,打算接下来怎么做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了笑,道:“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我进入武市学宫,当然是教主的意思,让我努力修炼,争取成为武市钱庄的高层。”
 
    “只是这么简单?”张若尘有些不信。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双手抱在胸前,十分认真的说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也不继续往下问,而是劝道:“端木师姐,你这样做,很危险,若是让圣院的强者发现了你的身份,下场会很惨。你应该也知道,每年被揪出来的黑市和魔教的邪道潜伏者,全部都难逃一死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有些黯然,道:“你以为我有选择?那是教主的意思,我能违抗?虽然说是圣女,可以号令神教的十方教主,其实也都只是神教诸圣的仆人而已。不成圣,终究只是蝼蚁。”
 
    她眼睛盯向张若尘,继续道:“现在,你知道了我的身份,会禀告圣院的长老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站起身来,道:“当然不会。”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将端木星灵的身份禀告圣院,当然是大功一件,可以得到很多赏赐。
 
    他却并不会那么做。
 
    张若尘加入武市学宫,也只是暂时找一个好一点的修炼环境,给自己的成长提供帮助,同时,遇到危险,也能得到武市学宫的庇护。
 
    根本没有必要,出卖自己的朋友。
 
    在张若尘的心中,只有一个敌人,那就是池瑶女皇。
 
    别的人,黑市的武者也好,魔教的教徒也罢,只要性格相投,能够相互帮助,相互扶持,为何不能做朋友?
 
    听到张若尘肯定的回答,端木星灵的睫毛眨动,眼眸中情不自禁的淌出泪水,直接走到张若尘的背后,展开一双雪白的莲臂,将张若尘给抱住。
 
    张若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一具柔软娇躯,扑在自己的背上,似乎还有两颗充满弹性的气球也紧紧的压着他,带着一股诱人的熏香的体温。
 
    潜入武市学宫的这些年,端木星灵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如履薄冰的处事,小心翼翼的隐藏,一直将秘密压在心中,根本不敢向任何说出自己的身份。
 
    看似,端木星灵都很乐观的样子,实际上,内心却充满恐惧。
 
    现在,她终于敢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,与张若尘分享,而且张若尘也愿意与她一起分享。
 
    那种感动,那种放松,让端木星灵一下子将自己的感情,完全宣泄了出来。
 
 399.第399章 神龙之劫
中的剑意之心旋转起来,化为一个小小的人影。
 
    在那一个人影施展剑法的时候,张若尘也进入剑心通明的境界,手中的剑,跟着挥舞起来。
 
    花费四天时间,张若尘终于将整套剑法,完全修炼到化境。
 
    剑法的威力,似乎更上一层楼。
 
    “现在,外面才过去一天多的时间,第二轮考核应该还没有完全结束。”
 
    “突破到天极境后期,也不知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?”
 
    达到天极境后期,张若尘一直没有机会探查自己的实力强弱,直到现在,终于可以检验一番。
 
    张若尘闭上双眼,将武魂沉浸到气海之中,只见气海的中心,悬浮着一颗鸽蛋大小的液态真元圆球。
 
    隐隐之间,可以看见,一个个形态神圣的神灵虚影,悬浮在真元圆球的表面,按照某种规律在飞行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